含硫量超标最高达1700倍 治理轻质循环油乱象仍面

这里是广告

  走私柴油被严打,这种油又来扰乱成品油市场了!

  大量进口的轻质循环油被勾兑成非标柴油,以低价挤占市场,造成巨额税收流失,用油车辆还成为“移动的污染源”

防城港汇通油库外,近200米长的道路两侧停满了等待装油的油罐车。 本报记者王成摄

  本报记者王成、何丰伦

  每吨仅税收环节至少流失1500元,单位含硫量超出国家标准1700倍,已形成完整产业链且利润最高可达50%……

 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期在广西、福建等沿海地区采访了解到,在严打走私柴油高压态势下,享受关税优惠政策大量进口的轻质循环油,在调和加工后形成非标柴油,以低价迅速挤占市场,扰乱成品油市场秩序,造成巨额税收流失,用油车辆成为“移动的污染源”。

  基层执法人员表示,当前治理轻质循环油乱象仍面临“无法可依”困境,建议完善法律法规,理顺工作机制,形成治理合力。

  原料零关税进口,勾兑循环油替代走私油

  国家对走私成品油打击力度不断加大,但自2019年以来,沿海一些社会经营商,利用零关税进口的轻质循环油加工调和非标油大量流入市场。

  据介绍,轻质循环油是原油生产的一种中间循环物料,与航空煤油简单调和后即形成非标柴油,成本低廉、工艺简单。轻质循环油大量从东盟成员国、韩国等地进口,享受优惠税率甚至零关税。

  记者多方调查发现,围绕此类非法油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:贸易商进口再销售给调油商——调油商调和成油卖给批发商——批发商分销到建筑工地、厂矿企业或“自流黑”(即自设罐、流动加油车和黑油点)——“自流黑”再向终端车辆零售。

  地处港区的汇通物流(防城港)有限公司,是广西防城港一家大型油品仓储企业,大量轻质循环油入境进港后被运往该企业的油库。

  傍晚时分,记者在厂区外看到,道路两旁停满了四五十辆油罐车,从车牌来看,这些车辆来自广西、河南、四川、贵州等10多个省份。在厂区外的办事窗口,10多位油罐车司机围拢在一起,争相报告运输油品的情况,工作人员在“槽车进出库登记表”上快速登记着订单信息。

  记者从“循环油”运输登记表中随机选取两辆油罐车,使用交通部门GPS系统查询其行驶轨迹发现,这两辆车分别在南宁市三津小学附近和南宁市高斯特油库卸油。

  业内人士称,这两处都是轻质循环油调和点,非标油再从这里运往社会加油站、建筑工地或直接销售给终端车辆。

  “以前‘走私油’,现在‘循环油’。”中石化广西石油公司经营管理部工作人员李敏隆告诉记者,“初步统计,2020年广西市场非法油消费约200万吨,包括海上走私成品油以及陆上加工的非法油,其中约100万吨是由轻质循环油调和而成的柴油。”

  记者近日深入广西钦州、防城港、玉林等地采访时看到,在港区附近及干线道路两侧停泊着不少“黑油车”,这些油车多是由淘汰的五菱车、厢式货车等改装后内置油罐,随时给往来的大货车、大卡车提供柴油加油服务。

  记者在一个名为“标吨时代物流信息群”的微信群里看到,不时有人以暗语发送供货信息,如“防城港北部湾大道,我们加水点是在下水哥加水点回头150米”等等。

  在汇通油库外等候的江西牌照油罐车司机施某说:“以前都运输走私油,这两年打得太厉害,司机抓起来也会判刑。现在循环油生意非常好,从广西、广东沿海油库运到云南,拉到工地或私人加油站整车卸油,我们只负责运输,其他事情老板搞定。”

  每吨流失税收至少1500元,含硫量超标最高达1700倍

  记者调查发现,轻质循环油非标油以低价挤占市场,批发、销售环节利润巨大,造成国家税收严重流失。同时,此类油品品质达不到国六标准要求,一些指标严重“爆表”,成为“移动的污染源”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以2020年7月为例,进口商进口轻质循环油价格约为每吨3100元,非标油市场批发价约为每吨3650元,零售价格约为每吨3750元,而同期合规经营企业的柴油批发和零售价格约为每吨5350元和6400元,差价分别高达1500元和2650元。一些“黑油点”销售轻质循环油非标油的价格,最高达每吨近4700元,整个产业链利润最高可达约50%。

  记者采访发现,一吨成品柴油在炼化环节征消费税约1400元,销售环节征增值税约130元,还要缴纳其他税种,即使考虑部分非标油在销售环节已缴税,平均每吨流入市场的非标油在税收环节至少流失1500元。

这里是广告,联系QQ123456